第七十二章归来下(1 / 9)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待得秦苏向他解释,他这才明白过来,他的爹爹,六年前在光州中伏,敌人凶顽残忍,本以为必然无幸了,谁知道他竟然还活着。这是姨娘说的,姑姑早上去跟姨娘求证,姨娘确定回答,她有办法知道,他的父亲尚在人间!

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汉子形象突兀的跃入脑中。

那是第一个没有清晰面貌的男子,身量不高,有些瘦弱,半弓着腰走在前面,肩头被雨水染湿了,落着几片青黄的树叶。那个人脸色苍白,五官看不分明,他看起来似乎非常恐惧,走路像在提防着什么,然而他紧拉着自己的手,他在用身躯护着自己。

胡炭有些迷惘了,他感觉那个身影很亲切,但知道这个人活着,只是有些高兴,并未感觉自己有多惊喜和激动。这件事情听起来似乎有些空洞,就像听说谁家的谁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难能生出感触来。毕竟,父亲离开的日子太久远,而他那时还是个记忆未稳的小小孩童。他还没来得及和父亲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还未把父亲的影像清晰的铭刻在心中,就像姑姑这样,情深已入骨,一边讲述着,一边微笑,时而蹙紧双眉,泪染衣襟泣不成声。

但这毕竟是个好消息,是个极好极好的消息。纵是他从未设想、期待过与父亲生活的场景,但知道父亲仍在人间,这仍旧是值得高兴的。很早以前,他就从姑姑那里听说父亲有多疼爱自己。原本他以为自己没有亲人,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姑姑,想不到短短半月之间,不惟见到了血脉相连的姨娘,现在,连至亲的父亲尚在人世的消息都听到了。

一姑一侄在房里抱头垂泪,主要是秦苏在讲述,胡炭在听。好一阵子过后,秦苏才渐次收泪,情绪平复回来。她早上是怀着一腔忧惧出的门,直到在单嫣那里得到准信才心思落地,悲喜交集之下,一个人跑到无人处大哭了一场。午后回来又和胡炭诉说许久,耗神过度,到此时已经有些疲累。当下吩咐胡炭别要乱跑,自己倒在榻上,和衣沉沉睡去。

等到天将入晚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铜钟的鸣响,连响九声,声震瓦梁。秦苏从睡眠中惊醒,一跃而起。惊省这是劳府紧急召集下人的讯号,便和胡炭一齐抢到门前观望,只见各院子的仆役们都飞快的向后院飞奔而去。不过看各人神色安泰,有端盆有拿桶的,从容如旧,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是怎么了?把钟敲得这么急,不像是进贼和走水呀?”胡炭嘀咕着说道,心里微觉疑惑。进劳府里来十余天,紧急召集的铜钟从未响过一次,也不知劳老爷今日抽了什么疯,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