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处置(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后宅事务不过小道。

然而萧峻没有出口的话却是,若连后宅事务都要他这个做爹的来替她平息,那么她就配不上他给她的计划。

至于萧静姝自己,虽然从未听萧峻把这话说出口过,可她心里对这件事,却是明明白白的:这么多年以来,萧峻在她心里还是一个很奇怪的男人。作为一个封建大家长,她没见他把家族和睦放在第一位过,也没见过他曾有过盲从,也没见过他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她的身上---很奇怪的,作为一个女儿,她始终都觉得,自己这个爹爹,大约会一直都是自己的后盾。

所以当老太太骤然发难的时候,这种慢悠悠的笃定,让她依旧噙着笑意,漫不经心---惹人厌的很。

“私相授受?”这四个字慢悠悠的从她的唇间吐了出来,唇角的笑容依旧似笑非笑,淡然如菊reads;。

这种神情放在平时很好,在这时候落在萧老太太眼里,就实在可恶可恨:你一个晚辈,玩什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你以为你是谁?是哪个惊才绝艳又有人撑腰的儿郎吗?明明已经抓到了她和人私下往来的实证……

萧老太太看了她一眼,抿了抿自己几乎因为愤怒而挂下来的嘴角,凌厉的目光看向在地上跪着的名叫秋水的丫鬟:“你说我们姝姐儿和人私相授受,可有凭据?”

“……”在座立刻响起了一阵低低的嗡嗡声。

萧静姝微微皱了皱眉:在座的这些贵妇和女儿家们,谁也不是傻瓜。

老太太若是真疼她,在这种满座高朋的时候,不是应该立刻就把事情给掩了,不管是把丫鬟拖下去打死也好,斥责人家无礼也好,甚至否认这丫头的身份也好,这种时候,哪有问“凭据”这两个字的?

这两个字一问出,在明眼人眼里,立刻就能看出他们萧家自己内斗不及了,又哪会不知道,老太太在这事儿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只不过,若不涉及利益,在座的怕没人会站出来把这事儿揭破罢了。

公道,只能自己讨,想倚靠别人,是万万不成的。

“奴婢……奴婢……”秋水怯生生的抬了头,略略环顾一圈,可怜兮兮的眼睛里已经含上了眼泪。

她重重磕了个头,那白皙的额头磕在地上瞬间就见了血花:“老太太,奴婢实在不能说。”

不能说。

萧静姝冷冷的笑了,细长的手指在猞猁皮上一划而过,温软的皮毛,在这天气里给她越来越冷的心带来了温暖的慰藉,她终于开了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