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未眠(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未眠

夜深风冷,好眠时分,安华基地回归寂静,路灯渐灭,余光点点,寂静的石像被蒙上阴冷,五官模糊,诡异伫立,神色难辨,阴风袭来,夜巡人员每每走过,无不步伐加快,冷汗蓄凝,不敢回头张望。|

身为安华基地名符其实的大头,地主派总部占据北尊苑里最好的地段,坐落于天璇区的一座独栋别墅。

此时夜过有半,窗帘紧闭,灯火亮起,人影如戏子,徘徊定顿,粉墨登场。

“主席,放进太多老鼠,猫会分心的。”

影子浮现,透窗入室,一中年男子坐于黄梨花禅椅,西装革履,文质彬彬,一鼓型小壶落于茶桌,壶身银砂闪烁,朱粒累累,周围三杯,杯若白月,青花盛开,茶汤红艳,祁门香远,轻烟袅袅,氤氲了他眉间一抹狠厉。

“上华,你还是没变,太急躁,没人可以一天知道一棵树百年之后的样子,每一个枝节,每一处伸展,每一深埋地下延绵不断的根,为了活下去,总要切断不利的因素。我花了十年才展开的大网,你以为猎物可以挣脱,可以逍遥下去,可不要看不起我。”

远处另一中年男子徐徐看来,着一袭浅杏睡袍,龙章锦质,国字脸面,金丝镜悬鼻梁,乌发二八分成,慈眉善目,似神仙善人。

此人被唤主席,自不是小人物可拟,他是整个安华基地的大佬迟松予,地主派的掌权者,出生贫寒却在政坛平步青云,从一前途无量的主席候选人落马入狱,短短十年间,从一囚犯翻身成监狱大佬,掌管安华几万余人,此人生即为传奇。

人们所熟知的只是他的后半生,前半生的事迹鲜少传出,从他的自传中得知只言片语,凑个大概。

迟松予生于贫寒农家,他是男孩,可他的出生仍旧并未得到重视,他尚未满周岁,父亲外出打工,母亲怀上了,整日大着肚子不得闲,总有忙不完的活,浇水,种地,喂猪……

除了两餐给不了他任何东西,只能让他活着。

他上面有个哥哥,下面有个幼弟,他夹在中间,没人注意。父亲干辛苦活,收入不高,每个月扒拉出来的钱,勉强拉扯一家人饿不死。母亲很忙,家里仅有积蓄全供哥哥上学,哥哥课余回来便教他们识点字,他长大点只能在家带弟弟,整日弟弟弟弟的过日。

母亲总有忙不完的活,跟只不会停歇的陀螺,围着他们转啊转。

她忙活着父亲在外挣钱累了,给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忙活着哥哥在学校读书累了,给做点好吃的补补脑子;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