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唐诗诗的自述(1 / 6)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p我叫唐诗诗,我出生在一个警察家庭,爷爷、伯伯和爸爸都是警察,因此在

家里经常耳熏目染,经常在饭桌上听到一些盗窃勒绑架之类的东西。

但是当舞蹈老师的妈妈显然不想让我这个独生女做这行,从小就让我接受形

体、才艺的培养,使我从小就在同龄人中鹤立鸡群,像个公一样,高高在上。

上小学的时候接受爱国教育,我开始崇拜那些革命先辈,因为是女孩子,格

外的崇拜j姐

lx兰

之类的女英雄。

喜欢看关于她们事迹的文章和电影。

逐渐的,我开始幻想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员,带她们受过,宁死不屈。

逐渐的,我内心开始期待有人对我进行捆绑、鞭打之类的事情,不过我知道

这样不对,所以仅仅是内心的想法,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在外人看来,我仍然是一个可爱活泼漂亮又有点高傲的小公。

初中时的一次家庭聚会时,爷爷、伯伯和爸爸聊起了工作的事情,当时有一

个轰动警界的大桉,大型性奴桉。

因为络不发达,所以自在内部流传。

后来又出了ly性奴桉、sz性奴桉之类的只是因为媒体渲染,那是后话了

当时我对性奴一词也没有什么概念,只是听长辈交谈的时候提起了虽然因为

有小孩在场去了里屋,但是在我刻意靠近倾听下,还是听到了女孩一开始是自

愿捆绑鞭打轮奸崩溃

之类的词语。

我永远忘不了当晚,我偷偷用毛线绑住全身,当时我鬼使神差的用手抚摸下

体,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淹没了我第二天,被捆绑了一夜的我艰难的弄断毛

线,看着镜子里布满勒痕的裸体,我却感到无比的快乐。

我迷恋上了这种快感,却又感觉这样做不对,因此迷茫、纠结又无处诉说。

我的性格也开始渐渐变得极端,在外面还是乖巧可爱,落落大方。

一个人在自己的屋里的时候,总是通过各种捆绑方式产生快感,过后又自责

又害怕被发现。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很久。

我开始对老爸的工作感兴趣,装作关心他的工作,其实是想听到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