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面目全非(六)(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傍晚的京城,暴风雪越来越猛,狂风卷着雪片和枯枝砸向人脸,犹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刃,割得人生疼。

京西某市政施工现场,工人们半小时前已经撤了。

徐晖和花溶等采访车来接,所以一直在工地搭建的临时雨棚下等候。

雨棚只有一个顶棚,一层薄薄的防雨布,被厚重的积雪压得快要贴住头皮,立在棚子下的两个人,时不时的就要抬起头来观察动静。

“再等十分钟,车子不来咱们就走。”徐晖说。

“好……好吧……我……我要冻死……死了。”花溶早就被冻僵了,不仅声音打颤,而且随着她机械性的跺脚动作,一串串冰碴子从帽子,从棉衣衣角处掉落下来。

徐晖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指头整个是麻木的,嘴唇也被冻住,看到花溶狼狈可怜的模样,他觉得寒冷的风吹进他皮肤,直达骨头,带来阵阵刺痛。

“从小到大,我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雪!”徐晖哆嗦着感慨。

花溶只能点头,话都说出不来了。

徐晖朝花溶那边凑了凑,替她挡掉些寒风。

“咱俩的运气可真够衰的,每次凑一起就遇到事!我吧,本来就干这行,还是个男的,早就习惯了,可你呢,你说你一个女的,被人陷害成这样,就有点……”徐晖替她抱不平。

花溶撇撇嘴,露出委屈愤懑的神色,她牙齿打颤,一字一字地嘣:“看我……我回去就……找她算账!这次……这次老……老娘绝不忍了!”

她一直认为自己被调往外采组的原因是她在工作上出了差错,无关他人。可无意中了解到实情的徐晖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笙歌故意整她,在性格耿直的常主任面前搬弄是非,所以,她才被下放到外采组的。就连这次采访暴雪工地,也是笙歌私下里和外采组的组长打过招呼,故意让花溶来的。

作为同事,昔日并肩战斗过的伙伴和朋友,徐晖很是同情花溶的遭遇,但他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电台记者,没有能力帮她,他能做的,就是像现在一样,多少为她挡些风雪。

在恶劣的环境下煎熬了十分钟,徐晖接到司机电话,说车子困在路上,过不来。

电话还没挂断,就听到支撑雨棚的铁杆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徐晖脸色一变,拉起花溶就朝外跑。

刚跑到棚子外面,雨棚轰然倒塌。

看着白雪覆盖的地上那一大片狼藉,花溶和徐晖吓得脸色发白,徐晖默了默,伸手拍了拍花溶的肩膀,“幸好我

↑返回顶部↑

目录